手機資訊 ?? 期貨日報電子版 ??
首頁 >> 新聞 >> 宏觀新聞 >> 正文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700公司3成預減:新證券法生效前夜 商譽減值再來

財報季已正式開啟,新《證券法》生效進入倒計時,加之提前到來的春節, 2020年1月的上市公司格外忙碌——有的急著“交卷”,有的則是急著“變臉”。

以大族激光(002008.SZ)為例,該公司發布業績修正公告,下調2019年公司業績預期為6.36~7.22億元,同比下降58%~63%,此前業績預告為45%~55%。1月7日,東華軟件(002065。 SZ)計提商譽減值,預計2019年實現凈利潤6~7億元,同比下降13%~26%。

“新法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加大了,財務造假的成本大幅上升,所以有些上市公司提前進行業績洗澡,以緩解后續財務狀況和來自資本市場的壓力我覺得是非常正常的。”華鑫證券研發部首席策略分析師嚴凱文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

重罰之下,2019年商譽爆雷的情形是否會再現?從目前來看,商譽減值仍在持續,側面反映出財報“優化”不再那么容易。失去“濾鏡”的上市公司,拼的必須是硬實力。

為免重罰先“自曝”

新《證券法》規定,對于欺詐發行行為,最高罰款上限從募集資金5%,提高至100%;尚未發行的,罰款200萬~2000萬元;對于信披違法行為,從原來最高60萬元罰款,提高至1000萬元等;證券交易內幕消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違法規定從事內幕交易的,沒收違法所得,并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罰款。“股票欺詐犯罪最高罰款 60 萬” 的調侃終于成為了過去。

記者統計數據發現,截至1月13日,A股已發布2019年業績預告的731家上市公司中,若簡單摘除97家業績增減不確定的公司,共計217家預減,其中74家上市公司出現首虧,同時417家業績預喜,占比約65.77%。除了下修利潤的公司外,多家上市公司上修了業績預告。比如,普利特(002324.SZ)上修2019年度業績預告,由此前預告的同比增長80%~120%,上修為同比增長130%~180%。

值得注意的是,還有多家上市公司搶先“自曝”業績風險。

大族激光稱,公司下調業績預期的原因包括2019年四季度,公司部分客戶訂單延遲發機,根據公司壞賬計提政策對部分存在壞賬跡象的客戶進行了個別計提。

北斗星通(002151.SZ)亦發布公告稱,截止2018年12月31日公司賬面商譽凈值約為15.2億元,在計提大額減值后,公司預計2019年度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6.5億至5.5億元,同2018年相比由盈轉虧。

對此北斗星通解釋,由于國際貿易摩擦不斷,市場需求的不確定性加大,公司部分客戶經營陷入困境,因此部分資產組的商譽存在減值跡象。

嚴凱文分析,其實上市公司業績大幅下修的案例非常多,2019年以商譽計提為大額下修的主要原因,2020年該情況稍有好轉但仍然存在。截止2020年1月12月披露業績預報的上市公司中,有53家涉及商譽減值,其中10家給出的具體商譽減值數字區間高達60~70億元,9家因商譽減值而處于首虧。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多家上市公司修改了業績預期,但已披露的公司整體業績向好。

重罰往往伴隨著重賞,重罰或來自監管或來自市場,“重賞”則必將來自于市場。

市場觀點認為,新《證券法》中除了提到的“強化上市公司信息披露”、“顯著提高證券違法行為成本”及“嚴格退市機制”外,具有長期社會責任的優質上市公司將受到正向的資本反饋,而資本反饋也將也有形成 “長期資金——優質上市——研發投入——長期回報——長期資金”正循環的市場構造。

仍需小心大額商譽計提

2019年,商譽成為懸在A股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業績暴雷的壓力,常常集中在業績承諾的最后一年和業績承諾結束的第一年,2018年年報是潛在暴雷風險的高峰,2019年報邊際改善,2020年報大幅改善。

一年過后又到財報季,記者梳理數據發現,業績“變臉”似乎相對整體“溫柔”了一些,但主要的“變臉”原因卻仍然是老方一貼。

2018年11月16日,中國證監會發布《會計監管風險提示第8號——商譽減值》,從商譽減值的會計處理及信息披露、商譽減值事項的審計和與商譽減值事項相關的評估三方面,就常見問題和監管關注事項進行說明,明確對因企業合并所形成的商譽,不論是否存在減值跡象,都應當至少在每年度終了進行減值測試。

計提商譽減值準備最直接的影響,是導致企業當期的凈利潤減少。與存貨等資產不同的是,商譽減值一經計提無法轉回,會對企業的業績直接造成拖累。顯然,上市公司業績因此經歷一番“大變臉”,聯建光電、大洋電機、天神娛樂、雛鷹農牧、飛馬國際等業績暴雷接踵而至。

以2019年1月30為例,當天共有335家A股上市公司發布了預減、預虧的業績預告,其中有48家上市公司業績“變臉”,有23家上市公司公布的業績變臉原因就涉及商譽減值,計提金額甚至高達數十億元。包括電氣、計算機、傳媒、商務服務等行業紛紛成為商譽減值的重災行業,而近年來業務涉及跨界收購、高估值收購、商譽占凈資產比例較高的上市公司更是成為“變臉”重災區。

其中,天神娛樂(002354)商譽減值高達49億元,東方精工(002611)商譽減值在30.6億元至41.42億元之間。2019年4月,在年報截止日前,又一波業績“洗澡”將更多的商譽“洗”出了投資經理的數據庫。比如,西部礦業直接由預計盈利1.6億元突變為預計巨虧20.6億元;興業礦業則直接由預計盈利6億~7.5億元,修正為虧損1.5億至虧損2億元。

近期公布的業績預告來看,隨著《證券法》落地日期漸近,這一柄“達摩克利斯之劍”再次掛起。

以慈星股份(300307.SZ)為例,預計2019年進行商譽、存貨等減值共7億元,其中對兩家互聯網子公司計提減值準備金額6億元。公司預計全年虧損7.2億元以上。發布公告次日,慈星股份開盤直接跌停,當天市值蒸發3.8億元。

2019年12月31日晚間,保健品龍頭湯臣倍健(300146.SZ)發布業績公告稱,2019年公司凈利潤預計虧損3.65~3.7億元,而去年同期,該公司盈利超過10億元。湯臣倍健表示此次虧損的原因在于,2018年溢價34倍收購的澳大利亞公司LSG(Life-Space Group Pty Ltd)業務未及預期,對其形成的商譽進行初步減值測試,預計計提商譽10~10.5億元,計提無形資產5.4~5.9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稱內部于2019年6月進行了業績評估和減值評估,暫未發現明顯減值跡象;并且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公司也并未就LSG形成的商譽計提減值做任何準備。2020年前最后一日卻計提巨額減值,令投資者猝不及防。

東華軟件在公告中稱,公司2016~2018年期間分別確認了2.97億元、5.94億元、3.87億元的資產減值損失,其中商譽減值分別為2.10億元、4.48億元、2.26億元。值得注意的是,東華軟件營業收入的逐年遞增,主要源于頻繁的外延式并購。

公告稱,根據公司被投資單位或形成商譽資產的實際經營情況以及其行業政策、競爭格局等綜合影響因素,公司判斷因收購資產產生的有關商譽存在減值跡象,預計本期計提的商譽減值準備金額為3-4億元。

“我認為今年商譽爆雷依舊會存在,但板塊特征不會太凸顯,大額計提以個案為主,市場反應也會相對柔和。” 嚴凱文對于2020年初的商譽計提顯得較為樂觀。

在他看來,公募的發行總規模創歷史新高,外資參與A股投資也持續加大,投資者結構更機構化,投資行為更機構化,市場反應也會更“柔化”。

“如果業績下修在合理的范圍之內,且不是公司實際經營狀況出現問題,甚至可能會有部分的游資和散戶會認為這是投資機會,短期市場情緒造成了價值洼地,造成股價先抑后揚。”嚴凱文認為,最終還是要回歸公司的業務基本面和經營狀況。

天風證券則表示,在1月31日年報預告截止日之前,不排除還有較多的三四線甚至散亂差的公司繼續出現以商譽減值為主的業績爆雷。需要規避兩類暴雷概率較高的公司,首先是18年、19年有較多業績承諾到期的標的,尤其是承諾金額占上市公司凈利潤比重較大的案例;另外,還需規避目前商譽規模占凈資產比重較高的標的。

(文章來源:第一財經)

責任編輯:李靖琴

《期貨日報》社有限公司版權聲明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快乐十分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