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資訊 ?? 期貨日報電子版 ??
首頁 >> 能源化工 >> 能化資訊 >> 正文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非歐佩克勢力全面崛起 中國原油產量或達1.94億噸

2019年,我國原油產量扭轉連續幾年下降勢頭,達到1.91億噸,增幅1.1%;天然氣產量估算達到1738億立方米,增幅約9.8%。

2020年開年,伊朗局勢的急轉直下,給今年全球油市蒙上了一層陰影。

1月13日,中國石油集團經濟技術研究院在北京舉辦《2019年國內外油氣行業發展報告》發布會。會上,副院長姜學峰表示,世界石油市場供應和需求在2019年達到了“脆弱的”平衡,美國與中國、歐洲等主要經濟體地緣政治風險加大,對國際油價走勢構成重要影響。

經研院預計,2020年,全球經濟走勢仍將疲軟,國際油價將維持震蕩走勢,布倫特原油均價范圍在60-65美元/桶區間,與2019年平均油價大致相當。

“但是,不穩定的全球宏觀經濟和政治局勢,中東地緣政治形勢的較大不確定性,國際油價年均水平降至50美元/桶以下或向上突破75美元/桶的情況也可能出現。”他說。

對中國而言,在復雜多變的形勢下,加大力度保證國內能源供給安全的同時,依然需要推進能源轉型進程,降低對石油和天然氣的依賴程度。2019年,我國原油產量扭轉連續幾年下降勢頭,達到1.91億噸,增幅1.1%;天然氣產量估算達到1738億立方米,增幅約9.8%。

供需平衡非常脆弱

2019年底,現代石油工業的誕生地——美國,在70余年來首次實現月度數據上從凈進口國到凈出口國的轉變,無論是通過石油出口還是揮舞“制裁大棒”,美國正在成為一個“石油霸權”國家。

這也是從供給側看,全球能源市場在2019年最為明顯的轉變。

這一影響體現在供需結構和市場份額的轉變。自2017年歐佩克國家宣布減產以來,共累計減產244萬桶/日,而趁此機會,非歐佩克國家在美國的快速增產帶動下,增產超560萬桶/日,不僅大大抵消了歐佩克國家的減產努力,歐佩克國家的市場份額還被美國搶走了4%。

而在增產之外,美國的制裁同樣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2019年,全球原油供需差已經從2018年的100萬桶/日縮減至總體平衡。但在這個過程中,美國對伊朗和委內瑞拉的制裁,讓全球原油供給驟降180萬桶/日,是重回平衡的“最大力量”。

“由此可見,對全球油氣市場施加影響,已經成為美國推行‘美國優先’戰略的重要抓手。”姜學峰說,“同時,因為上述平衡主要是因減產和制裁達成,所以這樣的平衡狀態非常脆弱,極易因地緣政治因素產生波動。”

美國、俄羅斯分別支持下的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兩大陣營之間的博弈加劇,中東地區的爭端愈演愈烈。2019年末,沙特最大的原油處理廠受襲,導致這一國家的石油供給能力銳減5成;2020年初,美伊之間的爭端不斷升溫,給這一地區又帶來了諸多的不確定性。

而在諸多不確定性中,針對油輪、油田設施的襲擊頻繁發生,全球特別是亞洲地區,面臨的石油供應中斷風險顯著提高,極大影響了中國的能源供應安全。2019年上半年,中國途經霍爾木茲海峽的原油進口330萬桶/日,占原油總進口量的33%。

高昂的風險不僅意味著供給的脆弱,更意味著成本的升高。2019年全年油價相較2018年下降10%,但中國進口原油價格僅下降4.6%。除了因為中東地區針對中國的油價升水提高,同比上升近10倍的原油保費以外,不斷攀升的運費也給中國帶來了額外的進口成本。

同時,2019年的原油市場呈現出了另外一大特點:需求側取代供給側,成為影響油價的主要因素。觀察去年的沙特受襲和今年美伊沖突后的油價走勢可以發現,地緣政治帶來的供給預期僅維持了數天的上升,在之后油價就快速回落至危機發生前的水平。

這一現象背后的原因,是原油在2019年出現較大幅度的需求下挫,全年來看,2019年石油需求只增長了90萬桶/日,遠低于2018年的150萬桶/日,導致經濟狀況和需求不振在2019年大部分時間對油價影響更大。

2020年全球經濟走勢仍將保持疲軟的情況下,中石油經研院預計石油需求增量或將小幅回升至115萬桶/日,在美國、挪威、巴西和圭亞那等國的增產下,非歐佩克供應將同比提升210萬桶/日。

不過,世界石油市場的平衡依然取決于“減產聯盟”的減產力度,包括伊朗、委內瑞拉局勢的后續發展,以及以美國為主的非歐佩克國家增產情況。

中國仍需發力增產

在21世紀第二個十年的收官之年,中國的原油產量終于止住了連續五年的下降,開始回升,油氣對外依存度快速提升的勢頭得到了遏制,但是,能源安全的問題依然不容忽視。

2019年,中國原油產量扭轉連續幾年下降勢頭,達到1.91億噸,增幅1.1%;天然氣產量估算達到1738億立方米,增幅約9.8%。但是,受大型民營煉廠密集開工的影響,原油需求快速增至6.94億噸,原油凈進口量首次突破5億噸,達5.03億噸,同比增長近10%。

2019年,中國原油的對外依存度達72.5%;石油對外依存度首破70%,達70.8%,不過,原油和石油對外依存度的增速分別較上年放緩0.8和1.3個百分點,是自2014年油價快速下跌以來首次增速出現放緩。

未來隨著加大國內油氣勘探開發力度七年行動計劃的實施,產量還將繼續回升,中石油經研院預計,2020年國內油氣產量有望分別達到1.94億噸和1900億立方米。加之國家發展清潔煤、多能代油、提高終端用能電力比例等政策實施,油氣對外依存度將呈平穩低速增長態勢。

成品油方面,因國內需求不振疊加煉化產能快速建設,國內汽柴煤三大成品油消費增速因多種原因均有所放緩,成品油出口壓力加大,全年凈出口總量首破5000萬噸,“猛增”34%。

2020年預計國內成品油需求增速繼續放緩,煉油能力增勢不減,供應將繼續過剩,成品油凈出口可能將一舉突破6000萬噸,超過韓國成為亞太地區最大的成品油出口國。

其中,柴油受到IMO“限硫令”新規利好,出口量將高達2600萬噸。2019年底政府出臺政策,首次明確提出“支持符合條件的企業參與原油進口、成品油出口”,為民營企業擴大成品油出口和原油進口提供了政策保障。

不過,煉化產能的過剩,已經成為國內市場的一個突出問題。2019年,全年新增煉油能力2850萬噸/年,是2014年以來的最高峰。按照增產開工水平、合理的成品油收率、滿足國內成品油需求和盡可能大量出口測算,我國的煉油能力已經至少過剩1.5億噸/年。

“按照產能置換的一貫思路,國內基本上是先建產能、再減產能。”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長期以來形成的產能過剩問題不會在短時間內緩解,這對于國內企業來說,將會是非常大的壓力。”

天然氣方面,2019年,我國天然氣生產增速9.6%,超過進口增速,對外依存度與上年基本持平。我國天然氣基礎設施互聯互通重點工程、LNG接收站接收能力、儲氣庫調峰能力建設均取得明顯進展。

值得一提的是,天然氣市場化改革穩步推進,國內天然氣安全保供能力明顯提升。2020年及之后,隨著我國天然氣市場規模的擴大、市場化程度的不斷提升,天然氣產供儲銷體系建設仍需繼續不斷完善,進一步提高資源配置效率和供應保障能力。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責任編輯:李靖琴

《期貨日報》社有限公司版權聲明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快乐十分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