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資訊 ?? 期貨日報電子版 ??
首頁 >> 新聞 >> 行業新聞 >> 正文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多方位參與豆粕期權 全角度鎖定壓榨風險

期貨日報網訊(記者  姚宜兵)當前,我國大豆壓榨企業在利用期貨市場管理風險方面走在各行各業的前列,基本上所有油廠均通過期貨市場實現風險管理和基差定價。中墾國邦(天津)有限公司(下稱:中墾國邦)是九三糧油工業集團有限公司控股公司,多年來深度參與期貨等衍生品市場進行風險管理,而大商所豆粕期權上市以來的穩健發展更為是企業提供了更多衍生品工具。

“中墾國邦通過豆粕期權市場實現對上游原料及下游產品的風險管理,同時利用國內期貨市場以期現貨結合和內外盤結合的方式進行整體套期保值,取得了顯著的風險管理效果。” 一德期貨的工作人員周猛說道。一德期貨參與了2019年“大商所企業風險管理計劃”,他是試點項目負責人,對于企業利用豆粕期權實現風險管理方面具有豐富經驗。

據介紹,面對國內外大豆市場復雜的供需情況,目前我國大豆壓榨產業的企業確實需要豆粕期權等多元化的風險管理工具,以應對高波動的價格風險,從而穩定經營長期發展。

復雜多變的國際大豆采購市場

據記者了解,多年來,為維護國家糧食安全、促進行業健康發展、提高我國在國際市場的價格影響,我國不斷推進貿易全球化,拓寬大豆進口的來源,構建多元化進口格局。2018年由于中美貿易摩擦的影響,我國進口美國大豆由上一年度3285.56萬噸下降至1664.01萬噸,進口巴西大豆由上一年度5092.74萬噸上漲至6608.20萬噸,大豆進口來源地出現明顯變化,對南美地區采購數量進一步攀升。

“我國是世界最主要的大豆消費國,但國內大豆產能一直難以滿足市場需求,主要依賴進口,對外依存度超過80%。”周猛介紹,受中美貿易摩擦因素影響,2018年我國大豆進口量出現7年來首次下滑,但全年仍然進口大豆8803.1萬噸,占進口糧食總量的比例超過80%,大豆牢牢占有主導型糧食進口的格局。

顯然,由于我國大豆來源主要依賴進口,國際市場大豆價格的風云變幻就直接對我國大豆壓榨企業構成影響。但除了供給端原材料價格的高波動變化,下游消費需求的明顯回落也對壓榨企業利潤構成重大影響。

據介紹,2019年非洲豬瘟持續發酵,盡管禽料需求增長加快,但仍難抵消豬料需求總量的下滑,使得國內豆粕需求大幅下降。從目前生豬存欄、母豬存欄和仔豬存欄總體情況看,生豬養殖要恢復正常情況還有一段時間。樂觀估計,2020年三季度生豬存欄將企穩。貿易談判的反復使得近兩年常常出現高貼水高采購并存現象,下游需求的持續疲弱使得榨利進一步惡化,大豆壓榨企業利潤率波動明顯收窄。此外,2019年大豆壓榨產能過剩的問題逐漸凸顯,60%的開機率和每年千萬噸的產能增長,意味著產能過剩,競爭將更加慘烈。

“所以,大豆壓榨企業需要全方位的衍生品工具來管理面臨的市場價格波動風險。”周猛說道。

利用豆粕期權管理銷售風險

據記者了解,當前以油廠和壓榨廠為代表的現貨企業運用衍生品的套保模式開始轉變,從原來使用單一的期貨工具,到根據自身需求構建期貨、期權組合,更靈活、多樣地實現風險管理。

“2018年以來,受中美貿易摩擦及非洲豬瘟疫情影響,國內豆粕價格處于高波動狀態。供需兩端的不確定性,為油廠進行穩定的生產經營帶來挑戰。”周猛介紹道。

過去一段時間,當下游需求疲弱,豆粕銷售進度滯后于豆粕生產進度時,企業豆粕庫存量增加,面臨價格下跌風險;當下游需求改善,豆粕生產進度滯后于豆粕銷售進度時,企業豆粕庫存量減少,面臨價格上漲風險。對于油廠而言,在豆粕價格波動加劇的背景下,如何更好地進行豆粕庫存管理是企業需要解決的關鍵問題。

“在了解到中墾國邦的風險管理需求之后,公司即積極和其接洽,討論利用豆粕期權市場進行風險管理的必要性。”一德期貨分析師曹柏楊說道。

曹柏楊介紹到,2019年9月份,國內豆粕價格出現回調,下游企業提貨及采購豆粕速度加快,中墾國邦長春大豆科技有限公司在豆粕銷售過程中,面臨豆粕生產進度滯后于銷售進度的情景。在這種情況下,由于油廠已經鎖定向下游的銷售價格,因此面臨豆粕價格上漲的風險。故考慮買入豆粕看漲期權合約,為進一步降低策略權利金,公司在持有看漲期權多頭的同時,做空較高行權價格的看漲期權,使得策略整體成本處于可接受范圍。

據介紹,2019年9月6日M2001價格回落,公司選擇進場建倉對現貨頭寸進行保值管理,當日M2001結算價格為2898元/噸。買入1000手M2001-C-2900看漲期權,鎖定1萬噸豆粕銷售合同的價格上漲風險,同時為降低權利金水平,當天賣出600手M2001-C-3000看漲期權和600手M2001-C-3050看漲期權。

10月11日,考慮到豆粕現貨價格上漲和期權行權風險,該公司將期權組合向上移倉,賣出平倉1000手M2001-C-2900,同時買入平倉300手M2001-C-3000,買入開倉700手M2001-C-2950,賣出開倉500手M2001-C-3100。當日M2001結算價格為2974元/噸。

10月18日在豆粕現貨銷售完畢后,公司本次套期保值任務基本完成,結合生產銷售進度,決定降低期權倉位,買入平倉200手M2001-C-3000,賣出平倉200手M2001-C-2950。當日M2001結算價格為3060元/噸。

10月21-22日,為降低持倉風險,在完成套期保值目標后,公司繼續買入平倉100手M2001-C-3000,賣出平倉500手M2001-C-2950,買入平倉600手M2001-C-3050。

11月19日決定將剩余持倉平倉,買入平倉500手M2001-C-3100,當日M2001結算價格為2890元/噸,項目整體完結。

“最終,試點項目中資金總占用為250萬元,其中初始期權組合的權利金凈支出為26.57萬元,保證金占用為222萬元。” 曹柏楊說道,項目過程中無追加保證金情況存在,至項目結束,期權組合總體盈利46.23萬元。

豆粕期權成為大豆壓榨企業的利器

“本項目利用期權這一新興衍生品工具幫助國內龍頭壓榨企業成功完成庫存管理計劃。”周猛說道,項目運行中,期貨公司期權團隊深入了解壓榨企業的生產經營情況后,提供有針對性行的期權交易策略供壓榨企業參考;壓榨企業依據自身經營情況、資金實力、人員配備、風險承受力,選擇合適的保值策略,并嚴格執行交易指令和風控計劃,獲得較為理想的保值效果和額外收益。

通過此次案例可以看出,豆粕期權已經成為大豆壓榨企業管理風險的一道利器,具有多方面的比較優勢。

從策略所需資金規模來看,傳統期貨套期保值與場內期權套期保值之間存在較大差異。中墾國邦在對10000噸豆粕現貨頭寸進行價格風險管理時,使用期權組合所需權利金凈支出約為26萬元,保證金約為222萬元。若使用傳統期貨套期保值策略,在20%保證金水平下,所需資金規模約為600萬元。

持倉風險方面,中墾國邦試點項目運行初期,豆粕M2001價格最低回落至2810元/噸,風險處于可控范圍,無保證金追加風險。若相同交易時間段內使用期貨對10000噸現貨頭寸進行買入套期保值,則當M2001跌至2810元/噸附近時,期貨持倉的浮虧可達80萬元以上,其持倉風險遠高于期權組合。

“所以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利用豆粕期權進行風險管理。” 周猛表示。一方面,壓榨企業可以利用場內期權穩定企業生產經營,規避豆粕價格波動帶來的風險,期權多樣化的組合策略可降低套保成本,提高企業資金使用效率;另一方面,相比利用期貨進行豆粕價格風險管理,試點項目體現了期權組合面對持倉風險時的獨特優勢。

責任編輯:李靖琴

《期貨日報》社有限公司版權聲明

專欄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快乐十分软件 15选5预测推荐杀号 欢乐彩平台网址 时时彩360开奖号码走势图 贵州11选5台子 炒股配资 北京体彩11选五走势图牛 什么是双色球的对望码 乐陵期货咨询 河北快三全天和值计划 牛8配资 福建体彩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四川快乐12走势图app 希恩配资网 贵州11选五号码查询 浙江十一选五胆拖玩法 广东11选5官网开奖